沒有中超球隊的亞冠決賽,我們還能看他

2018年11月03日11時32分內容來源:足球報

沒有中超球隊的亞冠決賽,我們還能看他



11月的腳步已然到來,2018賽季亞冠聯賽也將迎來最后的終極決戰,日本名門鹿島鹿角與伊朗豪強波斯波利斯都已整裝待發,準備迎來本周六的亞冠聯賽決賽首回合,首先在其主場出戰的鹿島鹿角能否為J聯賽留住亞洲冠軍的頭銜,而波斯波利斯又能否成為首支改制后登頂亞冠的伊朗球隊,兩支亞冠決賽“新兵”誰能圓夢呢?


對于中國球迷而言,除了鹿島鹿角這個在亞冠連續淘汰三支中超球隊的對手外,波斯波利斯主帥伊萬科維奇也曾是魯能舊人。不過,這場比賽的另外一個看點卻并非對陣雙方,而是來自中國的裁判組以及當值主裁——馬寧。



受亞足聯指派,由馬寧擔任主裁、曹奕和施翔擔任助理裁判、霍偉明擔任第四官員、傅明和中國香港裁判廖國文擔任附加助理裁判(底線裁判)的中國裁判組將執法本場亞冠決賽。



上一次由中國籍主裁判執法亞冠決賽還是2004年的陸俊,當時陸俊執法次回合比賽,伊蒂哈德隊在首回合主場1-3落后的情況下大逆轉客場5-0大勝城南一和從而以6-3翻盤奪冠,而那場比賽也是陸俊在國際賽場的最后一次執法。


在此之后,穆宇欣和孫葆潔曾在2008年亞冠決賽次回合則出任助理裁判和第四官員,譚海在2011年亞冠決賽中出任第四官員,但始終沒有中國裁判走上亞冠決賽主裁的位置。


而本次中國裁判組出征亞冠決賽,不僅是馬寧一人成為2004年陸俊之后又一位以主裁身份站上亞冠決賽舞臺的中國裁判,多達5人的中國足協裁判組也是14年前陸俊、劉鐵軍、蘇繼革和黃俊杰執法后的頭一遭。



作為中超金哨,馬寧近年來多次參與國際大型賽事執法,包括世預賽亞洲區12強賽、亞洲杯預選賽、亞運會男足比賽以及3屆U23錦標賽在內各項賽事近80場。近三年來累計執法亞冠13場,而另一位中國足壇的年輕裁判傅明也有著多次12強賽執法經驗,2017賽季以來更是以主裁身份完成9場亞冠執法。


對于執法西亞球隊,馬寧并不陌生,本賽季1/4決賽首回合阿爾薩德在客場3比1取勝德黑蘭獨立一戰正是由他主哨。


馬寧的執法一直以嚴著稱,而在本賽季亞冠小組賽的執法中,馬寧也多次展現了自己的執法尺度。末輪小組賽,卡塔爾豪門阿爾杜海勒和阿聯酋球隊阿爾瓦赫達的比賽,馬寧單場判罰2張紅牌。



而本賽季引起更多爭議的,則是亞冠聯賽小組賽D組第5輪,阿聯酋阿爾艾因主場迎戰沙特阿爾希拉爾一戰。當初比賽,馬寧30分鐘內三次判罰客隊禁區內犯規,“海灣梅西”奧馬爾一人就為球隊兩次贏得點球,而罰失一球的主隊正是憑借3粒點球2比1逆轉取勝對手,不過他們也在隨后的比賽中被罰下一人。


而今日一戰,不僅是中國裁判時隔14年再次站上亞冠決賽舞臺,也事關馬寧等人在亞洲杯的執法前景。日前,中國足協按慣例向國際足聯提交了本協會推薦的2019年度國際級男性裁判員名單,該名單包括以馬寧為首的16人,其中馬寧和傅明有望以主裁判身份執法明年1月的亞洲杯。



縱觀伊朗豪強波斯波利斯晉級之路,實在難言一帆風順,作為伊朗國內最成功的俱樂部之一,坐擁11座伊朗職業聯賽獎杯的波斯波利斯自然是亞冠常客,但此前他們從未殺入過亞冠決賽。



但來到本賽季亞冠,波斯波利斯一改此前洲際賽場不力的慣性,在小組賽最后一輪逆轉擁有哈維和加比的阿爾薩德以頭名晉級淘汰賽,16強淘汰賽波斯波利斯面對殺入2017世俱杯四強的阿聯酋球隊杜海勒,波斯波利斯在首回合2比3落后的情況下,次回合回到主場以2比1的比分擊敗對手,以客場進球數多的優勢晉級八強。


而在八強戰波斯波利斯的對手換成卡塔爾強隊萊赫維亞,頑強的伊朗人再次在首回合落敗的情況下,再次回到主場以總分3比2逆轉戰勝對手。


當來到西亞區決賽的舞臺,波斯波利斯再次面對曾經的同組對手阿爾薩德,擁有哈維、加比以及韓國國腳鄭又榮的中場組合的阿爾薩德著實給了伊朗球隊十足的威脅,但頑強的波斯波利斯還是守住他們的領先優勢,以2比1的總比分成功殺入決賽,寫下新的隊史紀錄。



波斯波利斯能夠殺入亞冠決賽最大資本,除了他們陣容里的伊朗國門貝蘭萬德以及國家隊新星阿勒普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坐擁著可能是全亞洲最魔鬼的主場——阿扎迪體育場。


本賽季波斯波利斯在主場出戰的6場亞冠比賽取得5勝1平的優異戰績,而在西亞區決賽次回合,有超過8萬名球迷涌入阿扎迪為他們的主隊助威,而這也創下本賽季亞冠上座人數的紀錄。



阿扎迪體育場的威名,相信全亞洲足球圈都清楚,所以首回合主場作戰的鹿島鹿角勢必想確立領先優勢,再開始自己的西亞之旅,但同樣是首次殺入亞冠決賽的鹿島鹿角面臨更多問題。



就在本周,J聯賽官方調整賽程讓周六出戰亞冠決賽的鹿島鹿角提前完成本輪聯賽,鹿島鹿角輪換了9名主力球員,但是士氣正旺的他們依舊擊敗實力不俗的大阪櫻花,球隊重回聯賽第3之余,還給了鹿島鹿角面對兩日后的終極大戰更充足的信心,“我們會好好轉變心情,踏踏實實地準備亞冠決賽”,鹿島鹿角主帥大巖剛在賽后發布會上說道。


對于日本名門鹿島鹿角而言,8奪J聯賽冠軍的他們早已完成國內賽事大滿貫,亞冠賽場也早已是司空見慣,2016年的世俱杯上更是殺入決賽和皇家馬德里打個來回,亞冠是他們榮譽室里唯一缺少的獎杯。最近兩個賽季鹿島鹿角對亞冠賽場相當重視,去年更是在亞冠16強淘汰賽被廣州恒大擊敗后,隨即炒掉時任主帥石井正忠,就已可見一斑。


本賽季鹿島鹿角晉級之路不少球迷已相當了解,從小組賽開始他們就力壓上海申花、上海上港以及天津權健3支中超球隊殺入東亞區決賽,在東亞區面對小組賽同組對手水原三星,鹿島鹿角兩回合憑借6比5的總比分驚險晉級。



雖然鹿島鹿角陣容實力在J聯賽處于頂級水平,球隊戰績也在濟科引領下不斷回升,但是接近9個月的鏖戰讓他們的體能狀況遭遇不少考驗。


截至目前為止,鹿島鹿角本賽季已經出戰多達50場正式比賽,直到10月中依然四線作戰的他們可以說是全亞洲最疲勞的球隊,雖然主力中場三竿健斗表示“已經適應3天1賽的節奏”,但他們的決賽對手波斯波利斯則是賽季才剛剛開始。


連續的一周雙賽讓哪怕板凳深度傲視J聯賽的鹿島鹿角也有些吃不消,主力后衛內田篤人、中場中村充孝以及隊長遠藤康都極有可能因傷缺陣亞冠決賽首回合,為了應對傷病情況,鹿島鹿角更是向日本足協提出申請,讓正在印尼參加亞青賽的鋒線小將安部裕葵提前歸隊,而日本足協也在日本國青拿到世青賽門票后決定成人之美。



“亞冠決賽水平是非常高的,希望能讓日本球員在更高級別的賽場上去比賽,雖然我很想把我們的10號(安部裕葵)留下,但是我會笑著把他送走”,日本國青主帥影山雅永表示。不過當時,他恐怕沒有想到球隊會在與沙特的對決中遺憾敗北。



撰稿 | 蘇揚、蔡宗霖 編輯 | 把球給我我要回家

---------------------------------------------------------------

本微信刊載的所有內容,版權均為足球報所有,未經授權許可,其他媒體不得轉載。如需轉載或改編,請聯系足球報新媒體事業部。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时时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