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快遞小哥的天貓雙11戰事:上陣父子兵,十年變遷史

2018年11月03日11時56分內容來源:天下網商

“土豪”快遞小哥的天貓雙11戰事:上陣父子兵,十年變遷史

這是快遞行業從汗水到技術的升級。



文|蔣菲


凌晨5點40分,手機準時鬧鈴,剛響了一聲,就被梁大森一把按掉,他摸黑抓過床邊的衣服,下一秒意識到房間里只剩下自己,沒必要像往常一樣放輕腳步,從街角的早餐鋪拎回一袋熱氣騰騰的包子,再拍醒熟睡中的梁萬風。



梁萬風,90后,已經做了十年快遞,外號“土豪”:因為干快遞的收入,他買過最新款的蘋果手機,還在武漢盤龍城買了大房子,見證了行業升級的歷史。


這套兩居室的老屋,位于武漢黃鸝路60號,窗外的墻上爬滿藤蔓。不到30平方米的空間,既是梁萬風父子倆的家,也是辦公室和倉庫,門外掛著快遞招牌,上面印著手機號碼。51歲的父親,27歲的兒子,兩人并肩擔起申通快遞東湖路站點。


今年,梁萬風成了家,每到周末或稍稍得空,就會住到盤龍城的新房去。梁大森嫌25分鐘的車程麻煩,就獨自一人守著站點。之前兒子承包的站點缺人,他就過來幫點力所能及的忙。


這些年來,這對快遞員父子的生活,過得就像鐘擺一樣規律,每天聽鬧鐘起床,踩著點出門,開著面包車趕往15公里外的上級網點,拉回成堆的包裹,再分揀、派送、攬件,一天之內重復兩次。


曾經日均100件都是夢想


梁萬風有個響亮的外號——“土豪”,可每回人家這么一叫,梁大森忍不住要搖腦袋。


2013年天貓雙11,梁萬風的日派件量第一次攀上180件,大小包裹塞滿面包車,駕駛席的靠背都被折成銳角,梁萬風蜷著身子干完半個月,打定主意好好犒賞自己,就花大價錢買個了新出的蘋果5S土豪金。寫字樓里的客戶,見快遞小哥用上了最新款,就調侃他是土豪,這個外號不脛而走,今時今日,不管同行還是客戶,見面都叫上了。


90后的消費觀,梁大森認同不來,就像當初,他對兒子的擇業觀也投過反對票。


父子倆老家在襄陽梁瑩村,除了一幢年久失修的平房,就剩下10畝水田,梁大森只會種地,農閑時就在工地打打臨工,他倒沒指望兒子將來上個大學做個白領,只盼他能扎扎實實學一門手藝,將來也好有一技傍身。


哪里曉得,梁萬風沒上完初中就輟了學,跟著幾個同學去鎮上的酒店端盤子上菜,氣得梁大森幾個晚上合不了眼。


端盤子的活不好干,一天站8小時,一個月才賺500塊,連干三個月,梁萬風打起退堂鼓,跑去大城市武漢尋找機會,一張“送件一元一件”的招工啟示,把梁萬風帶進了快遞行業,那一年是2008年。



剛入行時,梁萬風業務量有限,一個月只能賺1000來塊,一年后,他加入了申通快遞,派件量逐漸大了起來,派一單能賺1.2元。


那時候,網購剛剛興起,快遞員們每天下午3點就能派完件,然后一堆人就蹲在網點前的大樹下閑聊,七嘴八舌,最后總繞不過業績這個話題,大家掏出兜里一疊疊簽收聯,賺多賺少一目了然。


通常,梁萬風能掏出70來份簽收聯,一次,他忍不住吹牛說自己今天送到了90單,卻被同事們集體鄙視,“切,還不是沒過百嘛”。


日均100件,當時被所有快遞員視作終極目標,可是直到2009年年中,梁萬風和他的同事們,還沒有一個人可以撞線。


2009年,第一個天貓雙11之后,梁萬風所在的站點簡直成了“車禍現場”,快遞員們紅著眼睛告別了下午的悠閑時間,每天從早上8點半送到晚上8點,武昌中轉站的快遞堆積成山。


父子齊心


日均百件的時代,說來就來。


等待取件的間隙,快遞員們餓著肚子埋怨,每天起碼多送30個件,旁邊的分揀工卻忍不住搭話,“你們抱怨什么?我們現在從晚上9點忙到凌晨6點,比平時多干四個小時呢!”


梁萬風一度懷疑自己幻聽,一躺上床,總感覺手機響了,整個白天,電話叫個不停,客戶的第一句話,永遠是“怎么快遞還沒送過來?”梁萬風好不容易睡著,過了凌晨又有人打進電話,一頓破口大罵之后,睡意頓時全無。


承包網點,“沒入錯行”


2010天貓雙11前夕,申通武昌中轉站告別200平方米的老站點,搬進一個600多平米的倉庫里操作,區域劃分變得越來越細,網點變得越來越多。


在五環外有一片區域,集中了不少淘寶賣家,平時一輛依維柯貨車,一趟能拉回二三家淘寶店發的貨,到了雙11時,一個淘寶店的貨,依維柯就要拉上二三趟。梁萬風看著停不下來的依維柯,隱約覺得自己沒入錯行。


2011年,公司啟動改革,鼓勵快遞員獨立承包片區,但要收2萬塊押金及800元一年的管理費,另外,因為要去二級站點拉貨,沒有面包車也不行。


前同事老張,幾個月前加入了另一家快遞的承包區,“過早”(武漢話一起吃早飯)的時候,他一邊吃熱干面,一邊勸梁萬風下定決心,“承包區可以自己攬件,現在淘寶越來越火,電商件越來越多,我一天能掙上二三百塊,你可別錯過機會。”


父子理貨


梁萬風打電話回家,想聽聽父親的意見,梁大森卻一票否決,“你現在一個月也能掙5000多,攢點錢就行了,做承包還要投錢進去,萬一虧掉怎么辦?”


話不投機,父子不歡而散,梁萬風默默取出存下的兩萬多塊錢,一邊跟網點商談,一邊尋找片區,剛好黃鸝路東湖片區的快遞員要回老家結婚,告訴他這個片區每天能送120多票。


梁萬風覺得眼見為實,就去實地考察,發現這片區域的圓心是湖北省博物館,周圍不少文化企業和七八個小區,立馬就決定簽下這里。


正當梁萬風在為買面包車的錢發愁時,梁大森來了,留下3萬塊,話沒多說,當天就回了襄陽。


梁大森


望著父親一瘸一拐遠去的背影,梁萬風忍不住落下了眼淚,他知道,這些錢就是父親的全部家當,是他農忙時扛著拖著幾十斤的稻谷去縣里賣,農閑時在工地上抬鋼筋、澆水泥攢下的錢,因為長期從事重體力活,梁大森的左腿膝蓋骨里有積液,已經沒法正常彎曲。梁萬風心想,這回不干出個名堂,真沒臉再見自己的老爹。


風口上,10年單量翻了10倍


2011年10月,梁萬風正式承包了東湖路站點。他花一萬八千塊買了輛二手面包車,剩下的錢在黃鸝路60號租了間房,一肩挑起駕駛員、裝卸工、送件員、攬件員的重任。


萬事開頭難。車跑了沒幾天,就開始間歇性罷工;早上推門出工,電瓶車沒了,地上只剩一塊接線板;出門送件遇到大雨,脫下沖鋒衣裹在快遞外面,還是不慎淋濕了一件,收件人不依不饒,堅決投訴到底;送件多按了幾下門鈴,180多斤的壯漢從7樓氣沖沖下來,嚷著“大中午你送什么快遞”,直接揮拳相向……


這些苦,梁萬風一人默默承受,每想到父親的膝蓋,他第二天還會打滿雞血,全情投入工作。


幾個月后,梁萬風收獲了驚喜,他正在粵海國際大酒店攬件,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中年男人叫住他,“小伙子,我看你挺勤快的,大廳里的雜志幫我寄到上海。”


梁萬風還以為是幾本雜志,結果卻看到滿滿一屋子雜志,他趕緊借了輛電動三輪車,一連運了三趟,才把雜志全部運到轉運中心。


這一天,梁萬風凈賺1500元,他第一件事是跑去商場,花700塊買了一整套紅蜻蜓男裝,寄給父親梁大森。


這身衣服,梁大森逢年過節必穿。


也有些客戶,熱情到梁萬風要繞道而行。就像林媽,梁萬風一看到她當場拆快遞,就知道是要分零食給他吃,他覺得不好意思,就跨上電瓶車說還有很多快遞要送。這是因為幫林媽送快遞的細心,打動過她。


林媽的獨生女移民海外,經常給她寄點東西回來。有次林媽取件的時候抱怨,她就買衣服這點愛好,可是跑商場太累,女兒不在也沒人陪她去。梁萬風隨口作答,現在好多人都用淘寶。林媽嗤之以鼻,網上的東西,能好到哪里去。


可是不出幾個月,梁萬風發現林媽的快遞多了,起初是衣服,后來是鍋碗瓢盆,日用化妝,隔三差五就有她的包裹。林媽只好承認,用上淘寶,自己就一發不可收拾。


梁萬風送件


借著電商崛起的東風,再加上梁萬風的苦心經營,東湖路站點的生意蒸蒸日上,日均派件量從2012年的130票飆升到2017年的400多票。


2017年雙11期間,僅11月18日這天,梁萬風的站點就送了730個件,眼看著日均千件就要成真,比起十年前翻了十倍。除了父親梁大森,老家的姑媽、表妹、表弟都來幫忙送起快遞。


父子快遞兵,十年升級史


早在2013年,當站點票件達到180票的時候,梁萬風發現自己怎么都送不過來了。他上58同城和趕集網發了廣告,開出快遞員3-5千/月的工資,還花錢做廣告推廣。


2015年,梁大森因為腿痛,沒法下地干活,就診后確診為滑膜炎,動了手術,醫生不準他再干重活。思來想去,梁萬風把父親接到身邊,一個是方便照顧,防止他偷偷下地干活,二是送快遞時也能搭把手。


起初,梁大森嫌每天早出晚歸辛苦,可夜深人靜父子躺在床上的時候,他還是向兒子說了掏心窩子的話,“說到底,還是比種地的時候好,也不用在大太陽地下鋤地。”


技術的應用,也一定程度緩解了梁萬風的人手危機。2013年,分撥中心裝上半自動化的流水線,分揀效率提高,2014年,菜鳥電子面單來了,以前梁萬風要等快遞全部到了網點,人工分揀出自己站點的包裹,現在所有流程全部自動化,他到網點的同時,各個站點的包裹早已分好,他只要負責在裝車的時候,檢查下電子面單三段碼的后三位數是不是018即可——全國各地有數萬個這樣的基層站點,每一個都有自己獨特的編碼,東湖路站點的派件代碼是5018,三段碼是018。


在快遞最后100米,送件最費時費力,但有了雨后春筍般涌出的菜鳥驛站,也幫梁萬風們節約了大量時間,有了菜鳥智能語音助手,他也不用在派件前一個個打電話跟客戶確認信息。


其實,電子面單不僅讓自動化流水線成為標配,通過提前預測提前準備,包裹算法給包裹從發出到送達設計最優路徑,讓包裹越來越多,速度卻越來越快。


2017年雙11當天,產生了史無前例的8.12億包裹,但再多的快遞,“爆倉”的情形也不再出現了。


綠色包裝箱


在快遞網點,梁萬風已經不復一只大頭筆、一兜手寫單,現在他已是全副科技武裝:智能手機就能完成包裹錄入,便攜藍牙打印直接輸出電子面單,3段碼讓投遞更簡單。


自2013年干起承包區,梁萬風月均收入超過1萬以上,遇到雙11還能翻番。一年前,靠這些年的打拼,他在武漢買了一套128平方米的新房。今年,他和女友步入婚姻殿堂,妻子是同一家公司的客服;明年春天,他將升級成為一名父親——他見證了行業從汗水到技術的升級,自己的生活也在發生變化。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时时彩官方开奖